12 另有隐情

小说: 那年1981公子尚德 作者: 梁进仓宋其果 更新时间:2022-08-07 字数:3175 阅读进度:12/449

梁进仓觉得自己必须要跟秋艳谈谈。

不管怎么说俩人也是订过亲的,自己被人传说得多么不堪,总得当面跟她解释一下。

希望她能够通情达理,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,俩人重归于好。

毕竟订亲的时候,人人都说俩人很般配,彼此之间也都很满意。

趁着媒婆在那交涉,他往门口那边蹭了两步,离秋艳近一些。

没等开口,就有一缕清淡的女儿香传过来。

熟悉的味道,让他想起俩人订亲那天去县城,小两口商商量量买东西,头靠头拍订婚照的情景。

心里更暖了。

下决心跟她透露一点自己的洗白计划,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冤枉,她的误会,而毁了俩人的姻缘。

他更靠近一些,低声说:

“那些传言都不是真事,周寡妇故意坑我,你再给我十天,我保证十天之内让真相大白——”

“嘁!”黄秋艳嘴角一撇,鄙夷不屑打断他的话,看都不看他,“说什么,快走吧,你也甭说,我也不听。”

梁进仓心里就是一沉。

这么无情?

他知道,这年头一个人的名声到底有多重要,自己让周寡妇扣这么一个屎盆子,丈人一家那种态度,可以理解。

秋艳反应激烈也可以理解。

但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方式。

她应该伤心,垂泪,恨自己的男人干了那样不堪的事,后悔瞎了眼看错了人用错了心,痛心被人耽误了终身大事。

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,这应该是正常反应。

而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鄙夷不屑,丝毫没有伤心、悔恨,更不用说痛心的泪水了。

梁进仓临来的时候还预备好了她见到自己会掩面痛哭,甚至会痛斥自己多么不堪,骂自己呢!

没想到会是这么冷静。

虽然一共算起来,俩人这是第四次见面,但是,那种夫妻情分已经开始滋生在彼此心里了。m.⑧柒七zω.℃oM

前边两次相亲,俩人连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没有,相亲的模式就是七大姑评头,八大姨论足,而他们两个当事人只有红着脸偷看对方的份儿。

第三次就是订亲,终于可以单独相处了。

俩人一起坐车去了县城,商量着买的被面和衣物一类。

还有大仓娘求爷爷告奶奶搞来的手表票,花125块钱给她买了一块沪海牌坤表,然后俩人又去照相馆照了订婚照。

都是十八岁的少男少女,彼此的生疏和羞涩肯定是免不了的。

但家里的亲戚朋友已经在喝他俩的订亲喜酒,也就是说俩人已经算是两口子了,所以彼此那种亲密感肯定是自然而然都能感觉得到。

彼此心里的甜蜜也是自然而然流淌出来。

在国营照相馆照订婚照的时候,摄影师指挥俩人手握手,身子贴身子,头靠在一起。

感受着少女的体温,以及淡淡的少**香,梁进仓兴奋得心都要跳出来,秋艳则是粉面泛红,艳若桃李……

可是这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,而且梁进仓确实被传颂得顶风臭十里,可她也不该变成这样一种态度。

就像心里从来没有他这么个人,而且分明能感受到她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,那眼神就像一个有钱人看一个陌生的乞丐。

梁进仓瞬间确定,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,绝对有什么事发生在秋艳身上,使她心态发生了变化。

就像换了个人似的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自己可不能糊里糊涂就这么认了,而是必须要搞清楚。

这时候,伶牙俐齿,无理找三分的媒婆已经败下阵来。

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,你本身不占理,再怎么伶牙俐齿也说不过人家的大义在手。

不但亲事散了,彩礼也绝对没有退还的道理。

媒婆无力地向大仓表示,咱们还是回吧!

梁进仓冷声说:“回去可以,拿上彩礼再走。”

既然确定秋艳这边有隐情,那就不能这么轻易走了,总得把水搅浑一点,看看能不能敲打出一点有用信息。

老丈人嗤的一笑:

“想不到年轻轻的你这脸皮真厚,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还好意思上我这门,还敢在我面前提彩礼,你还要点脸不!”

“我是让人坑了,问心无愧,你们根本没弄明白真相,听风是雨,不管青红皂白就要退婚,你还有理了?”

老丈人就是一愣:“你这是胡搅蛮缠。”

“你是无话可说了吧。”梁进仓冷笑,“我现在就俩条件,第一,这婚不能退,你们弄明白真相再说,第二,实在要退,把彩礼也退了,你们选吧。”

老丈人被梁进仓的强硬态度给激怒了:

“你们的婚事早散了,那天我在梁家河就说得明明白白的。

退彩礼,也坚决不可能,除非你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拆了。

我就是不给你退,你还想怎样?有本事杀了我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,双方已经完全撕破了脸,一个坚决不退,另一个必须要退,各不相让。

媒婆一开始的时候还这个劝劝那个劝劝,到后来看双方越吵越凶,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大仓。

因为在她的印象当中,大仓是个很讲道理的孩子。

而且在家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已经嘱咐过,就是说这事毕竟咱们有过错在先,反正就是能要回来最好,要不回来那也没办法,就是本着这么一个态度来的。

但是谁能想到,大仓却变得这么不讲理,态度如此坚决,而且情绪如此激动。

争执当中火药味儿越来越浓,眼看着就要动手了,这时候黄秋艳突然朝梁进仓招招手:“能不能别吵了,你跟我到西屋。”

梁进仓立马不吵了,很听话,直接跟她屁股后边往西屋走。

老丈人一下子急了,比跟梁进仓吵架还要急赤白脸地追出来,朝女儿吼道:“你叫他过去干什么?”

“我看你们说不明白,再吵下去要打起来了,我跟他讲讲道理。”

“你不要乱说话。”

“我比你们傻是吧!”

这下梁进仓更加能够确定,对方绝对有问题了。

不要乱说话,分明就是有不可说的话。

这不是清清楚楚表明了,里面另有隐情么!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梁进仓宋其果的那年1981公子尚德

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