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十里八村一枝花

小说: 那年1981公子尚德 作者: 梁进仓宋其果 更新时间:2022-08-06 字数:3415 阅读进度:11/367

老丈人突然登门,家里的设施全都露了馅。

大衣橱不见了,缝纫机也没有。

不过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,因为对方其实知道是借的,这都是常识,相亲的都这么干。

然后只要订亲了,女方再来看看家徒四壁,那也是绝对不敢退婚的,因为嫌人家穷这个理由,说不出口啊!

要是贪图财物,嫌人家穷,退婚了,那这个姑娘也就名声臭了,从此媒婆不敢上门,十里八村都知道有这么嫌贫爱富一家人。

闺女也就老在家里吧。

即使订亲以后,没等过门的男方出事,残废了,残废了你也得嫁,不容许反悔。

吕剧《借年》,王汉喜家里穷得他娘都快饿死了,大年五更厚着脸皮去丈人家借点吃穿,未婚妻不但给他好多财物,还催他过完年赶紧来迎娶。

为什么?

还不是因为女方不敢退婚,一旦退婚就名声尽毁,无人敢娶,甚至让县大老爷知道有人破坏乡约民俗,除了罚得你倾家荡产,还可能要进大牢。

嫌贫爱富是人的天性,但正是因为有了道义的约束,让违约的成本变得承受不起,所以没有人敢违约。

黄梅戏《女驸马》里面,丈人一家嫌贫爱富贵,为了悔婚不惜栽赃陷害,污蔑李兆廷盗窃,下了大狱,造成男方有错在先,婚约当然自动作废。

现在梁进仓就这么个情况,你踹寡妇门子,据说差点让人打死,这就给了丈人家足够的退婚理由。

十里八村还流传着好多版本。

比方说梁进仓让人当场阉了。

梁进仓让人打断了两条腿。

身上拴大石头沉塘。

甚至还有扔油锅炸了一说……

不得不承认,这年头的农村人确实是腌萝卜吃多了,真闲,大概除了听收音机,看秧歌,也就剩下传播谣言这点娱乐活动了。

老丈人毫不客气把这些版本也学说一遍。

这些话太恶毒了,差点让大仓娘当场驾崩,脸都白了,直接老羞成怒:

“亲家,俺不是不体谅你们的心情。

俗话说耳不听心不烦,这些传言到谁耳朵里也不好受。

可是你也不能说这样的话,这么糟践俺的孩子吧!”

老丈人立目怒道:

“咋?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你们干都敢干,我还不敢说了?

当了婊子还得给你们立牌坊啊,头上顶个屎盆子我还得当香油壶供着!”

话说到这份上,俩亲家全都头顶蹿火,唇枪舌剑,你来我往,眼看着活生生就是一场“退亲相骂”的好剧。

媒婆死拉活拽把老丈人拉出梁家。

老丈人还一跳一跳的高声怒骂,站在胡同口对着梁家河的村民正式宣布,跟梁进仓这婚事,因为对方那见不得人的事,散了!

大仓娘气得三天没吃饭。

也不单单是气的,还有窝憋,以及心疼那彩礼。

那可是能建三间新房子的一笔巨款啊,为此家里都欠债了。ωwW.八⑦7zω.còΜ

其实在对方正式宣布婚事作废的那一刻,大仓娘很想提一提彩礼的。

只是对方跳得比蚂蚱还高,走得比燕子还快,她想提彩礼也追不上人家。

当然,按照正常情况,男方有错,彩礼是不退的。

但是大仓娘不服啊,因为俺家大仓是清白的,他不是那样的人啊,干不出那样的事儿啊,他是让人冤枉的啊!

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,大仓娘把媒婆找来,说出这个理由,让她陪着大仓再去一趟他丈人家。

第一目的当然是跟他丈人再解释一下,看看婚事还能不能挽回?

如果不能挽回,那么就退一步,把彩礼要回来。

媒婆是本村一户朱姓人家的老婆,姓刘,三姑六婆行当,专业媒牙子,整天就走街串户给人保媒拉纤。

伶牙俐齿,腹黑心贪,属于那种吃了原告吃被告,除了脸皮不要,什么都要的人。

因为她保媒是收了财物的,所以大仓娘提出售后服务,她也不能推辞。

当然,都八十年代了,虽然是专业媒婆,头上也不再插花,不过蘸着唾沫用木梳把头发梳得溜光还是必不可少的。

好在过去了这好几天,梁进仓绷带已经拆了,脸上的淤青也基本消退,又恢复了以前的出挑青年。

他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,媒婆侧身坐在后边。

买这么一辆自行车,将近二百块钱,并且这年代物资紧缺,凭票购买,所以除了有钱,你还要有一张自行车票。

一般人家买不起,买不了,在村里极为罕见。

现在这辆二八杠是梁进仓的专车。

贾家这几天日进斗金,挣钱都要疯了,直接把家里两辆自行车拨了一辆给他,以提高他汇总粮价的效率。

梁进仓早饭后装模作样去了一趟邮局,其实哪有电报啊,不过就是凭着记忆知道周边地区的具体粮价而已。

回来把粮价报给贾家,这才载着媒婆去丈人家。

既然是专业媒婆,那张嘴肯定要对得起她的职业,坐在后座上一路喋喋不休:

“唉,大仓啊,你说周寡妇这事弄得哈!

可是不管怎么说,这事十里八村都传遍了,换了谁家的闺女听了也受不了,你说对吧?

你娘那不是也嘱咐了,毕竟咱们有错在先,彩礼能要回来最好,要不回来那也没办法。

反正这回咱们去也就是就是死马当活马医,有枣没枣打两杆子,人家要是实在不退,咱也说不得别的……”

巴拉巴拉,一路没住嘴,就像巴豆吃多了拉肚子。

烦得梁进仓极想装作车技不行,把她甩沟子里去。

到那里快晌天了。

丈人两口子一见梁进仓这个被废掉的前女婿,立马黑了脸,直接不让进门。

还好媒婆一张好嘴,这才脸不是脸腚不是腚的让俩人进了屋。

午饭当然是不管的,进来时看到锅里冒热气,明显人家已经做好午饭,现在不敢掀锅盖了。

“有什么话,赶紧说,说完了赶紧走。”丈人两口子抱着胳膊,他们自己不坐,更不让客人坐。

废女婿带来的礼物看都不看,好像看一眼就会弄脏眼球一样。

未婚妻黄秋艳从西间屋走进来,看一眼梁进仓,四目相对。

梁进仓张嘴要打招呼,但是黄秋艳早就一脸厌弃地别开脸,他那句招呼就咕噜咽了回去。

梁家河的老少爷们前一阵儿纷纷传扬,都说大仓交了桃花运,娶了十里八村一枝花。

说实话,黄秋艳长得确实漂亮,皮肤嫩白,五官精致,关键还是身条,高挑的个子有腰有胯,真好看。

她的小模样当得起这般传说。

这些话落到梁进仓耳朵里,心里总要有些甜丝丝的。

现在面对面再次相见,那种朦朦胧胧的夫妻感情更加强烈地涌上来。

这是自己的老婆啊,怎么能眼睁睁任凭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说散就散了呢!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梁进仓宋其果的那年1981公子尚德

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