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 纸里包不住火

小说: 那年1981公子尚德 作者: 梁进仓宋其果 更新时间:2022-08-06 字数:3355 阅读进度:10/449

上午的时候,宋其果混在人群里,亲眼目睹贾家兄弟替梁进仓出头,兄弟几个简直成了梁进仓的狗腿子。

看他们扭胳膊撕头发把孙世文固定住,就是枪毙犯人也不用那个架势吧?

把他气得眼都花了。

打完了人,五个狗腿子摇着尾巴邀请梁进仓去他们家喝酒,口口声声有鱼有肉。

梁进仓被簇拥在中间,一听有鱼有肉直咽唾沫,脸上乐开了花。

宋其果被气到怀疑人生,世界观都颠覆了。

他迫切要找贾大质问一番,可是兄弟五个在家陪着梁进仓喝酒,他不方便进去找贾大。

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跟梁进仓彼此心知肚明,已经是生死仇敌,不需要遮掩,但他依然不愿再面对梁进仓。

尤其是梁进仓的目光,他不敢直视。

在贾家附近转悠了好久,听他家里欢声笑语,还有兄弟几个不时的狂笑。

宋其果恨得后槽牙都咬碎了。

几乎能够确定,梁进仓现在正跟贾家兄弟密谋,如何弄死他宋其果!

偏偏酒席时间如此之长,让热锅上的蚂蚁宋其果感觉已经煎熬了几万年。

后来实在耐受不住,就写了一张纸条传进去,叫贾大出来谈话。

接头地点在柴禾垛后边,一见贾大转过来,宋其果立马上头,差点就跳将起来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!

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不忍不行,贾大走到近前,那就是乌云压顶的感觉,再有冲天愤怒,但是搁不住肝颤啊。

“老大,到底怎么回事?不但不弄死他,还反过来帮他,你给我解释明白!”宋其果没有咬断对方喉咙,憋得自己喉咙根根青筋暴起。

“到那边远一点说。”贾大上来用胳膊揽着揽着宋其果的脖子,作亲热状。

宋其果虽然个子也不矮,但是在贾大腋下简直就像夹着一只小鸡一样。

“你是不是怕让梁进仓听见?”宋其果没认为自己是小鸡,他觉得自己是一只小鸭子,被贾大提溜着脖子。

很痛苦。

“对啊,让他听见就打草惊蛇了。”

“凭你们弟兄几个,为什么要怕他?”宋其果眼泪差点掉出来,也不知道是因为悲愤,还是脖子快断了所致。

来到远一点的柴禾垛后边,贾大放开宋其果,瞅瞅四周无人,严肃地说:“你不怕,你敢明着杀人吗?你杀一个,我给你一千块钱。”

宋其果被这句话噎得直翻白眼。

“我收了你的钱,肯定给你办事。”贾大压着声音说,“但是杀人偿命,这事只能暗着来,所以我们才给他灌迷糊汤,先稳住他,明白了吧?”877中文

宋其果脑子有点不大好使了。

贾家兄弟自己出钱买肉买鱼迷惑梁进仓,然后趁其不备杀之……这不像他们弟兄的风格啊!

贾大拍拍宋其果的肩膀:

“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给你办好。只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。

但是我还是要跟你嘱咐一句,要弄死他也是我们兄弟动手,毕竟拿了你的钱要给你办事。”

宋其果咂摸着这话怎么这么不是味儿呢:“意思是我想自己动手还不行了?”

“对,现在不都大包干了嘛,这事我们包干了。”

“那我要是等不及呢?”

“等不及也得等。”贾大脸色一沉,“在我们动手之前你要是让人把他给弄死了,那咱们兄弟以后就翻脸了。”

宋其果又不傻,这回他终于明白过来,这哪是替他杀人,分明是把人给保护起来了。

瞬间再次上头,冒出一句:

“你家用生产队的社屋存粮食,明地里是租着村里的,实际上一分钱都没交,我让俺爹把社屋收回来。”

已经开始往回走的贾大回头,朝他龇牙一笑:“你试试。”

贾大那两眼凶光,让宋其果脸色一僵,一阵胆寒。

贾家兄弟比他宋其果更无耻,更无赖,让他无比愤怒却又无可奈何。

贾家被他的村长老爹拿着当枪使,干了不少坏事,单就活埋地主老财那事,宋家跟贾家就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也不敢跟谁翻脸。

退一万步说,即使他敢翻脸,又能奈贾家兄弟如何?

宋其果这回真正犯愁了。

这村里真正的强人就是宋家和贾家,其他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户头,打架除了描绘对方女眷某处器官的形状和气味,那就是互相抓挠撕扯,太幼稚了。

尤其这两年生产队解散,大包干了,各家各户忙着自家那一亩三分地,偷鸡摸狗的事都少了好多,谁还有心思去干别的。

更不用说还敢杀人了。

但是梁进仓一日不死,宋其果一日不宁。

既然事情已经弄成这个局面,开弓没有回头箭,他只能千方百计想办法,跟梁进仓赛跑,看看俩人谁先把谁弄死?

此时此刻的梁进仓正在跟咬咬赛跑。

咬咬就是他家那位大黄狗。

昨天不是被孙家给打瘸了腿嘛,轻伤不下火线,三条腿蹦跶着坚持来到街上,闻小母狗的屁股。

还舔了口。

让它奇怪的是为什么狗尾巴下边能品咂出猪尾巴的味道?

然后咬咬精准定位到了猪尾巴的真正位置,大仓兴冲冲走过来,猪尾巴的香味儿正是从他口袋里散发出来的。

小母狗都不稀罕了,直接转身扑向大仓。

大仓捂着口袋就跑。

咬咬三条腿跑得一点不慢,紧追不舍,边追边呜呜。

一直追到家里,大仓抱着猪尾巴让英子在尾巴根那儿咬了两口,吐出两块小骨头让咬咬吞了,它才不再呜呜。

尾巴中段给馋痨痞小四儿留着,剩下尾巴梢子家里其他人分食去吧。

大仓娘跟老歪刚忙活完。

他们给孙家退回了大部分的东西,赔得过多,这不成赖人了。

大仓娘只留下应该赔的,其他的咱不要。

虽然家里被砸的东西都给赔回来了,但是大仓娘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财物固然重要,但是最重要的,是大仓的名声。

“这事纸里包不住火啊!”这句话现在成了大仓娘的口头语。

就像那句“我真傻,真的”一样,祥林嫂弄得整个鲁镇的人们几乎都能背诵她的话,一听到就烦厌得头痛。

这没几天的功夫,全家人都能背诵这句“纸里包不住火”了,一听到母亲叨叨就烦厌得头疼。

其实,大仓娘的潜台词是,这事纸里包不住火,迟早传到大仓丈人家耳朵里,人家听到这事,还不得来退婚啊!

不是有那么句话吗,怕什么来什么,担心是诅咒,对一件事你越是担心,越会成为事实。

很快,大仓娘就心想事成了。

梁进仓的老丈人拽着媒婆上门来,退婚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梁进仓宋其果的那年1981公子尚德

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