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八章 芭比Q

小说: 四合院:我是傻柱的邻居 作者: 腐竹野人 更新时间:2022-08-06 字数:2409 阅读进度:888/929

现实。

让易中海不得不多想想啊。

他是不指望了。

年龄大了,这远房的侄儿指望不上,那外人更加的指望不上,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也就是秦淮茹,至于何雨柱,只要降服住这货。

那他的养老根本就就不是什么问题。

哎。

“老易,要不让刘光天照顾你怎么样。”刘海中突然开口道。

吃绝户。

这其实不是什么美事。

可现在。

不比从前。

刘海中也算是看透了刘光天,这几天一直在家里赖着不走,就是惦记上他的房子了,可是这兔崽子,既然当初如此的绝情。

他自然不乐意。

还是要留给刘光齐。

这孩子毕竟也是有出息的一个。

不像剩下的两个人。

有一个算一个,真的是良心大大的坏啊。

他?

易中海后背一阵的发凉。

这刘海中果然是不安好心啊。

他们家的兔崽子,什么德行,难道自己不清楚吗?

现在尽然还惦记到他的身后事。

这可不得了。

“这老头子,都脑溢血了,可是这心还还是有些黑啊。”

易中海想到。

思量片刻。

“我可不会同意的。你还是留给自己吧。”

易中海不满的看了一眼刘海中。

这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,说好的是为了他们以后的百年生活,可现在刘海中尽然直接反水,是不是有些过分了。

“哼。”

易中海似乎有些不解气。

故意ci激道:“二大爷,您老的家里,可是有三尊杀神啊,一个个都巴不得你早点挂啊。”

毫不留情。

这?

刘海中尴尬的看着夜色。

天空无明。

一片的漆黑、

乌云压顶。

他何尝不知道啊,这不是想要支走一个嘛。

太烦人。

天天看着一个惦记自己房子的家伙,心里面不是滋味啊。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刘海中自然不能承认。

虽然事实就是如此,可是说出来的话,他心里面可真的不是滋味啊。

难受。

一滴泪水划过脸霞。

“怎么还哭上了。”

阎老抠眼神敏锐。

瞬间。

知道刘海中破防了,这明摆的事实,就在眼前,他怎么能接受呢?

“不好意思。”

刘海中掩面哭泣。望着屋内,亮着的灯光,谁家不是可家团圆,可他们家,现在还在上演全武行,现在的他,可是一点也不敢惹刘光天。

时光倒流一般。

以前是他拿着鸡毛掸子追着刘光天满院子的跑。.c0m

现在。

反过来了。

岁月最终还是没有绕过他啊。

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。

不再是刘光天的对手了。

“呵呵、”

“阎老抠,难道你的处境就好了。”刘海中反手一个掏心窝,阎老抠瞬间的呆滞在原地。

是啊。

他又好在哪里啊。

想当初、

算计的太过分,这一个个恨不得远离他。

虽然也回来了。

可何尝不是在勾心斗角啊。

哈哈。

易中海直接不厚道的笑起来。

这是有了。

可又何尝有他这个老人来的清净啊,这一个个都是一肚子的委屈,无处去述说,在看看他。

现在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啊

不行。

“回家之后,一定要让一大妈给打消这不靠谱的想法,这徐冬青明显是在给她挖坑啊。”

年龄大了。

还是少折腾的比较好。

屋外。

几个人同时沉默。

其实他们也不过是半斤八两,谁敢说比对方过的更加的好啊,原著中,这刘海中更是直接被抛弃了,若不是何雨柱的圣母心。

爆表。

最后可能形单影只,和二大妈相依为命,这以后吃点窝窝头,或许是他们唯一能做的。

这一世。

恐怕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何雨柱现在还是烦心事一大堆,这房子都没有了,拉帮套已经做实了,直接成为贾家的菲佣,以后还能做什么?

照顾他。

现在都自身难保。

这一切的根源。

何尝不是易中海造成的。

这货完全可以有美满的生活。

奈何最后还是被易中海给挑拨。最后草草的收场,这不知道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。

都是千年的狐狸。

谁不知道谁的小心思啊,

只能说。

易中海这是损人不利己啊。

芭比q。

最后可能也是鸡飞蛋打,只有聋老太太或许有着徐冬青的帮衬,可以安享晚年,他们三人,或许还真的没有这个命啊。

苦涩。

无语。

“傻柱,你回来了。”

易中海看到何雨柱之后。第一眼就看到这货摇摇晃晃,一看还是被白天的何雨水给影响了。

不过。

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人岁草木。

孰能无情。

可这结果,何尝不是易中海愿意看到的,只有何雨柱成为一个孤家寡人,那才可以把他当成最亲密的人啊。

何大清。

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在回来。

刷存在感。

毕竟这是一个定时炸弹啊。

若是回来之后。

何雨柱能怎么做。

难道真的能不在赡养吗?

这若是何大清都不赡养,会赡养他。

若是赡养何大清的话。

哪里会轮到他啊。

这是一个死局。

最好的结果。

也就是何大清不在出现,这样的话,何雨柱或许会彻底的将何大清给遗忘,那他就可以当何雨柱的父亲,这多么完美啊。

哎。

想当初。

若不是贪恋这俏寡妇的美色,他何尝直接将宝压在她的身上,完全可以分出一部分关怀给何雨柱啊。

那他难道不感恩涕零。

悔之晚矣。

“一大爷。”

醉醺醺的何雨柱,摇摇晃晃的看着眼前的一大爷。

笑道:“您老这么还没有睡觉啊。”

温馨。

或许。

现在的易中海让何雨柱感到久违的温暖。

至于秦淮茹。

望着屋内。

那熄灭的灯光。

唯有一张孤灯,还有些昏暗,是在等他吗?

还是在等着其他人。

其实何雨柱的心里也没有底气啊。

错了。

可能就是错了。

他以后还能怎么做,就像是聋老太,最多也就是表面上在劝说一下,看到她不会改之后。

这心思也就渐渐的黯淡。

“这贾家?”

何雨柱想说出心里面的埋怨。

奈何。

易中海突然没有一个搀扶好,何雨柱直接掉在地上。

磕着后脑勺。

疼。

何雨柱望着易中海。

这老家伙不hi是故意的吧。

苦啊。

“你没有事吧。”

易中海关心的询问到。

“其实你也不要怪秦淮茹啊。”

易中海还在洗地。_&